施建六先生

大门生根然后褪色
一切来得惬意又安详
西方的浪漫
东方的古典
谁知道我此刻内心多变

沙子,城墙,澄净的洱海水
都在不远处
而我留下的
只有黄昏

一场秋雨,一个城市
生活已经被洗浴
我们守住的
只有悲伤

你已偷偷离去
我知道你不忍离去



评论

热度(4)